金色老年網(孝敬網)
微信公眾號
   

《中國史綱》:剃發、屠城、禁書……清朝統治者如何摧挫中國民族性?

時間:2017-07-06 發布:河南省敬老助老總會



   清朝的盛衰,當以乾隆時為關鍵。從世祖入關,到三藩平定,這四十年,算是清朝開創之期。自此至雍正之末,五十余年,為乾隆一朝,表面上看似極盛,實則衰機潛伏于其中。至其末年,內亂一起,就步步入于否運了。

清朝的初起,和遼金元情形,又微有不同。遼、金、元初起時,都不甚了解中國的情形。清朝則未入關時,已頗能譯漢書、用漢人了。當太祖之時,憎惡漢人頗甚,當時俘獲漢人,都發給滿人為奴。尤其是讀書人,得者輒殺。到太宗時,才知道欲成大業,單靠滿洲人,是不行的。所俘漢人,都編為民戶,令其與旗人分居,且另選漢官治理。對于讀書人,則加以考試。錄取的或減免差徭,賞給布帛。于明朝的降臣、降將,尤其重視。清朝當日的創業,和一班投效的漢人,如范文程、洪承疇、吳三桂等,確是很有關系的。

但是其了解中國深者,其猾夏亦甚。所以清朝對待漢人,又非遼、金、元之比。即如剃發一事,歷代北族,沒有敢強行之于全中國的。清朝則以此為摧挫中國民族性的一種手段,厲行得非常厲害。入關之后,籍沒明朝公、侯、伯、駙馬、皇親的田。又圈占民地,以給旗人。也是很大的虐政。而用兵之際,殺戮尤甚。讀從前人所著的《嘉定屠城》《揚州十日》等記,就可以見其一斑了。

北族的政治,演進不如中原之深。所以其天澤之分,也不如中原之嚴,繼嗣之際,往往引起爭亂。清朝也未能免此。當太祖死時,其次子代善,五子莽古爾泰和太祖弟舒爾哈齊之子阿敏,還是和太宗同受朝拜,并稱為四貝勒的。后來莽古爾泰和阿敏,次第給太宗除去了。代善是個武夫,不能和太宗爭權。所以在關外之時,幸未至于分裂。太宗死后,世祖年幼。阿敏的兒子濟爾哈朗和多爾袞同攝政。后來實權都入于多爾袞之手。當時一切章奏,都徑由多爾袞批答,御寶亦收歸其第。一時聲勢,是很為赫奕的。幸而多爾袞不久就死了,所以沒釀成篡弒之局。世祖親政后,大體還算清明,頗能厘定治法,處理目前的問題。當時中國的遺黎,經死亡創痛之余,實在更無反抗的實力,而又得一班降臣,為虎作倀,就漸漸地給它都壓下去了。世祖在位不久,圣祖初立,亦年僅八歲。輔弼大臣鰲拜,頗為專權。然不久,就給圣祖除去。圣祖的聰明和勤于政治,在歷代君主中,也頗算難得的,而在位又很長久。內政外交,經其一番整頓,就頗呈新氣象了。

中國的國民,自助的力量,本來是很大的。只要國內承平,沒甚事去擾累他,那就雖承喪亂之余,不過三四十年,總可復臻于富庶。清朝康熙年間,又算是這時候了。而清初的政治,也確較明中葉以后為清明。當其入關之時,即罷免明末的三餉。又厘定《賦役全書》,征收都以明萬歷以前為標準。圣祖時,曾疊次減免天下的錢糧。后來又定“滋生人丁、不再加賦”之例,把丁賦的數目限定了。這在農民,卻頗可減輕負擔。而當時的用度也比較節儉。所以圣祖末年,庫中余蓄之數,已及六千萬。世宗時,屢次用兵,到高宗初年,仍有二千四百萬。自此繼長增高,至1782年,就達到七千八百萬的巨數了。以國富論,除漢、隋、唐盛時,卻也少可比擬的。

圣祖晚年,諸子爭立。太子允礽,兩次被廢,后來就沒有建儲。世宗即位之后,和他爭立的兄弟,都次第獲罪,因此撤去諸王的護兵,并禁止諸王和內外官吏交通。滿洲內部特殊的勢力,可以說至此而消滅。但清朝的政治,卻亦得世宗整飭之益。圣祖雖然勤政,其晚年亦頗流于寬弛。各省的倉庫,多不甚盤查;錢糧欠繳的,也不甚追究。世宗則一反其所為。而且把關稅、鹽課,徹底加以整頓。征收錢糧時的火耗,亦都提取歸公。如此,財政上就更覺寬裕。而康雍對外的兵事,也總算僥天之幸,成功時多。清朝至此,就臻于全盛。

世宗死后,高宗繼之。高宗在表面上,是專摹效圣祖的,但他沒有圣祖的勤懇,又沒有世宗的明察,而且他的天性是奢侈的,正合著從前人一句話,“內多欲而外施仁義”。在位時六次南巡,供帳之費無藝。對外用兵,所費亦屬不貲。凡事專文飾表面,虛偽和奢侈之風養成了。而中年后,更任用和珅,其貪黷為古今所無。內外官吏,都不得不用賄賂去承奉他。于是上官貪取于下屬,下屬誅求于小民,至其末年,內亂就一發而不可遏了。

“國于天地,必有與立。”清朝歷代的君主,對于種族的成見,是很深的。他們對于漢人,則提唱尚文。一面表章程、朱,提唱理學,利用君臣的名分,以箝束臣下。一面開博學鴻詞科,屢次編纂巨籍,以牢籠海內士大夫。但一面又大興文字獄,以摧挫士氣。乾隆時,開四庫館,征求天下的藏書,寫成六部,除北京和奉天、熱河的行宮外,還分置于江、浙兩省。看似曠古未有的盛舉,然又大搜其所謂禁書,從事焚毀。據當時禮部的奏報,被焚的計有五百三十八種,一萬三千八百六十二卷之多。清朝對于士子,是嚴禁其結社講學,以防其聯合的。即其對于大臣,亦動輒嚴詞詰責,不留余地。還要時用不測的恩威,使他們畏懼。使臣以禮之風,是絲毫沒有的。如此,他們所倚為腹心的,自然是旗人了。確實,他們期望旗人之心,是很厚的。旗人應試,必須先試弓馬。旗兵是世襲的。一人領餉,則全家坐食。其駐防各省的,亦都和漢人分居,以防其日久同化,失其尚武的風氣。而又把東三省和蒙古,都封鎖起來,不準漢人移殖。他們的意思,以為這是子孫帝王萬世之業了。然而旗人的既失其尚武之風,而又不能勤事生產,亦和前代的女真、蒙古人相同。而至其末造,漢人卻又沒有慷慨奮發,幫他的忙的,于是清朝就成為萎靡不振的狀態,以迄于亡。這是他們在前半期造成的因,至后半期而收其果。


主辦: 河南省敬老助老總會
Copyright @ 2011 - 2014 hnjlzlzh.org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權所有: 河南省敬老助老總會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、轉載。技術支持 SiteServer CMS
黑龙江快乐十分app下载